政策“保价护航”11-12月份煤炭市场稳定运行
发布时间:  2018-02-09 来源:  青岛市物价局
来源:秦皇岛煤炭网

   2017年,我国煤炭行业以“去产能、保供应、稳价格、严环保、控进口”为整体基调,11-12月份,国家有关部门继续通过预期引导和政策调整,引导煤炭价格向合理区间靠拢。

  一、煤价督查力度升级

  11月15日,发改委召开定时定主题新闻发布会,指出将对重点地区煤炭市场价格检查工作进行督查,并对重点地区和重点企业进行直接检查。迎峰度冬期间,从各地煤炭市场价格巡查的反馈情况来看,煤炭市场价格基本稳定,价格秩序总体良好。下一步工作重点将对重点地区检查工作进行督查,并对重点地区和重点企业进行直接检查,依法严处哄抬价格、价格垄断等违法行为。此次价格巡查工作,在抑制贸易商投机抬价行为的同时,也表明了政府稳价的态度,对当前高位煤价形成一定的下行压力。

  二、优质产能释放加快

  传统意义上讲,冬季用煤高峰时段,煤炭供给偏紧往往是支撑煤价上行的主要因素,易催生用户“恐煤”心理。入秋以来,局部地区煤炭供给偏紧、铁路运力紧张问题较为突出,国家有关部门积极采取措施,将释放优质产能作为当前的工作重点。产能预期的增加,对平稳市场心态起到了积极作用。

  三、煤炭消费需求降低

  11月3日,工信部发布《关于“2+26”城市部分工业行业2017-2018年秋冬季开展错峰生产的通知》以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限制了部分企业对煤炭的消费,“2+26”城计划完成电代煤、气代煤300多万户,替代散煤1000多万吨。随后,11月15日,京津冀三地联合印发《京津冀能源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提出“八大协同”以及保障机制,明确了京津冀三地煤炭消费控制目标及“煤改气”规划。多重制度合力并举,有效降低了我国用能高峰时段的煤炭消费需求,为供需松绑,从而进一步降低了价格大幅上涨的可能性。

  四、强化煤炭长协供应

  中长期合同的签订,不仅是煤炭供需双方建立长期、稳定、诚信、高效合作关系的重要基础,同时也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具体体现,有利于企业生产组织,减少供需波动,稳定市场预期。11月29日,发改委印发《关于推进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并要求《关于印发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的通知》精神,进一步完善电煤中长期合同价格机制。据悉,在2018年全国煤炭交易大会上,煤炭供需企业中长期合同签订量达2亿吨,并延用“基准价+浮动价”的定价机制。在长协煤份额和价格基本确定的情况下,市场心态趋于稳定。

  综上,在煤炭政策的合力作用下,市场预期导向进一步增强,煤炭价格继续承压下行,并于11月中下旬降至670元/吨左右低点。

  然而,尽管当前煤炭市场制空因素占据主导地位,但仍有一部分积极因素在作用。11月底,全国煤炭交易会上政策信号传导不及市场预期,煤炭企业及贸易商价格的试探性上涨,向市场传递了涨价信号,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市场信心。同时,随着冬季用煤需求的逐渐走强,煤炭供需矛盾进一步凸显,对煤价的支撑作用也逐步显现。

  12月份,国家再度密集出台煤炭政策,调整供需结构,从而引导煤价向合理区间靠拢,保障煤炭市场健康发展。

  一、库存制度正式出台

  四季度,我国煤炭供需存在较大缺口,快速攀升的电厂煤耗量对社会存煤形成快速消耗,而低库存对煤炭价格的黏性也将降低,价格波动明显。因此,建立健全以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为主要内容的社会责任储备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和长远意义。此前酝酿已久的指导意见,于12月7日正式印发,有效期自2018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

  二、供需结构进一步调整

  在全国“煤改气”的大环境下,冬季区域性燃气供给存在硬缺口,天然气紧张状况自北向南逐步蔓延,并给居民取暖和部分下游产业带来冲击。居民取暖用气的匮乏,也为煤炭消费政策的调整打开了缺口。12月4日,环保部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城市下发关于煤改气(电)未完工的继续沿用燃煤取暖的特急函。12月7日,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启动华能应急备用燃煤机组的通知。12月13日,住建部出台对尚未落实气源或“煤改气”气源未到位的区域不得禁止烧煤取暖的紧急通知。至此,煤炭消费政策调整范围逐步扩大,而限煤政策出台的愈趋合理化,也将利好煤炭产业的发展,对产地货源下水形成置换。

  随着煤炭需求端消费政策的放开,国家对供给端的支持力度也进一步加大,煤炭供给向高质量迈进。12月20日,发改委召开会议,要求切实做好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和清洁高效利用工作,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创新市场化机制。12月26日,发改委与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大清洁煤供应确保群众温暖过冬的通知》,要求各地因地制宜推进清洁供暖,将居民采暖用能放在首位,鼓励推广使用清洁煤替代劣质散煤,不得采取“一刀切”的限煤措施。

  三、进口煤限制放松

  为缓解年前国内燃煤供应紧张,12月底,发改委口头通知相关政府部门,截至2018年2月15日前暂时取消进口商品煤从严监管措施。要求进口煤在品质指标和环保指标合格的情况下,必须仅供生活发电供电使用,不作其他用途。1-2月份,进口煤增量可期,将在一定程度上补充电厂库存缺口。

  四、煤炭物流中转加快

  入冬以来,受气象条件、港口环保高要求、船货匹配度不高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北方港口冻煤现象增多,铁路卸车和港口装船作业效率降低,压港现象频发,影响了煤炭物流中转速度。12月底,国家有关部委派员前往调研,要求加快港口煤炭运输效率,减少压船,缓解南方用煤紧张局面,同时,加快卸车,增加场存,遏制港口市场煤价过快上涨。随后,铁路和港口作业效率加快,秦唐沧三港锚地船舶数量大幅减少,煤炭物流中转周期明显缩短。

  受益于国家煤炭行业系列政策及年末收尾工作,2017年以来我国煤炭经济运行日渐稳定,煤炭市场供求关系趋于平衡,为煤炭市场健康发展提供了有效保障。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