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青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三医’联动 对方‘多赢’
发布时间:  2016-11-18 来源:  青岛市物价局

  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经济导报》报道

  我市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情况

  2016年11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经济导报》以“关注青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三医’联动 对方‘多赢’”为题,报道我市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情况。内容如下:

  2011年抽调专家逐项比对梳理新旧医疗服务项目;2013年启动试点;2014年进一步优化;2015年以来,分期分批出台医疗服务价格项目7297项……历时5年,经过多次优化完善,山东省青岛市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大幕徐徐拉开。

  作为第四批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青岛市于2016年7月1日正式启动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实施药品零差率销售,分步调整部分医疗服务价格。

  价格改革是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核心和关键,牵一发而动全身。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政策落地以来,青岛市公立医院医疗服务、收入结构有何变化?患者负担是否增加?医保基金能否承受?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专程赴青岛进行了实地采访。

  规范项目和价格调整同步实施

  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多位取药的“老病号”向记者表示,今年7月1日后,每次取药,经过医保报销后的自费部分,少则省了一二十元,多则能省七八十元。记者注意到,门诊诊察费也发生了变化:西医普通门诊诊察费保持不变,仍为7元。专家门诊诊察费,按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分别由10元涨到19元和26元。特别是中医辨证论治诊察费均比西医同级别高3元。

  实施药品零差率销售后,用药患者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负担轻了。而同样感受深刻的则是青岛市57所公立医院。原本占医院收入近四成的药品加成取消后,伴随同步调整医疗服务项目收费价格,医院收入结构发生了巨变,得到初步优化。

  “从医疗、服务、价格这三个点作为抓手来切入改革,有着非常现实的意义。”青岛市物价局局长盛斌杰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以药补医”机制没有从根本上破除、医疗机构用药和诊疗行为还不规范、医保基金支付水平难以相应提高,部分医疗服务价格没有合理调整,诊疗、护理、手术等医疗服务劳务技术价格偏低。“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就是要改变这一局面,进一步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促进医疗机构建立科学的补偿机制。”

  记者了解到,青岛市早在2011年,就率先开始进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探索和实践。2013年起,根据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工作要求,对县级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先后分三批调整了住院诊察费、护理费、床位费和手术费等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共计2114项。2015年全面启动全市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分三批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5507项。2016年7月1日起,结合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分三批调整了6423项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目前,青岛市已发布执行的新版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共计7297项。

  在具体改革措施上,青岛特别注重因地制宜。“在医疗服务项目设置上对接《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2012年版)》,严格界定项目内涵、临床路径和除外内容;在价格水平上,与山东省物价局等部门出台的省(部)属驻济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水平相衔接,并考虑技术、风险系数等因素逐步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同时,按照医疗机构的等级和医生职级,实行分级定价,体现优质优价,合理引导患者分级诊疗。”青岛市物价局收费管理处处长于红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三医”联动趟水改革深水区

  与全国多数地方一样,在改革前,如何勇趟医改“深水区”,打破“以药养医”,成了摆在青岛市面前的一个难题。

  医改是世界性难题,各地都在进行着不同方式的探索,但公立医院回归到公益性质、医生回归到看病的角色、药品回归到治病的功能应当是人们共有的认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作为深化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环节,被视为破除“以药补医”、促进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质的重要举措。

  “改革就是要让老百姓看得起病、看得好病,也要让医护从业者有一份为之付出、为之追求、并且获得合理行业回报的职业。价格是调节医疗服务供给与需求的有效杠杆,既要体现医疗服务的普惠性特征,也要体现其自身具有的合理价值。”盛斌杰说。

  一直以来,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涉及各方利益调整,社会关注度高,改革难度也很大。青岛市在启动这项改革时,就明确了坚持部门协同,实施医药、医疗、医保政策联动改革机制,把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和医保支付、医疗机构控费、财政补助等统筹考虑,兼顾患者、医疗机构、医保等各方面利益。

  “在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政策出台的同时,卫计部门研究出台了医药费用控制政策,强化医药费用等指标定期通报工作,密切关注医疗机构药占比、次均费用变动情况。”青岛市卫计委财务处副处长别清华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青岛市人社局医疗保险处主任科员王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伴随着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社保部门制定了深化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意见,通过完善医疗保障体系,同步调整医保支付范围和支付标准。

  在采访中,记者特别注意到,青岛市分两批降低大型设备检查检验项目价格后,特别是将磁共振检查价格由每次300元~1000元,统一降为每次280元后,价格在全国范围处于较低水平,一些医院反应较大。对此,青岛市政府进行专题研究,明确了城市公立医院大型检查设备成本财政补偿的相关政策,要求财政部门设立补偿专项资金2.4亿元,并列入政府实办实事。

  “改革特别强调了建立与医保联动机制,视医保保障水平确定部分医疗服务价格水平,对部分需要长期治疗的尿毒症患者所涉及的血液透析项目价格不再作调整。”盛斌杰指出,改革之所以取得成功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青岛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青岛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市长靠上抓,部门领导负责具体落实,形成了齐抓共管、层层抓落实的良好局面。青岛市委常委市政府分管领导多次主持召开专题会议,集中研究改革中的难点问题,协调解决推进中的政策措施,督促落实工作进度和目标任务。在改革政策出台后,市政府建立日调度会议和日常巡查制度,分管市长每天听取各部门的情况汇报,及时发现和妥善处置改革中出现的苗头性和倾向性问题,尤其是在改革面临困难和压力时,青岛市委市政府领导科学组织,有序调度,顶住压力,综合政策,化解风险,体现责任和担当,是改革措施顺利推进并取得初步成效的关键。

  改革成效初显“共赢”实现多方

  实施综合改革以后,青岛市公立医院因取消药品加成所减少的收入,补偿原则为: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补偿80%,政府补偿不低于10%,其余部分通过医院加强核算、节约成本解决。

  “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使我市公立医院医疗服务项目进一步规范,收入结构初步优化,患者负担未明显增加,同时,医保基金可承受。”盛斌杰兴奋地向记者介绍了这份亮眼的“成绩单”,据初步预测,因价格改革,2016年价格调整将增加医疗服务收入8亿元左右。同时,医药费用过快增长的态势得到扭转。公立医院的收入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药品、材料、检查等物化的收入增长明显减缓,手术、护理等劳务性收入明显上升。公立医院成本控制意识进一步增强,医用耗材中标价格降幅在20%以上。

  “很重要的一点是,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后,患者负担未明显增加。”盛斌杰指出,改革后,门诊次均费用较改革前实现零增长,住院次均费用较改革前增加313元,增长2.55%,住院患者负担略有增加。但按照青岛市医保报销新政策,住院病人增长的费用纳入医保报销,以及受取消药品加成等对冲因素影响,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后,患者负担未明显增加。

  青岛市市立医院是青岛市属规模最大的三级综合医院,是为市民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主要机构之一。“与上半年对比,7~9月医院药品使用大幅下降,药占比达到31.5%,卫生材料占比也下降1.9个百分点。体现医务人员劳务价值的床诊护、手术、治疗费用收入分别增长43%、30%和62%,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得到适当体现。而患者门诊均次费用下降11.4%,出院均次费用下降9.2%,住院患者自负比例下降2个百分点。取消药品加成后,价格补偿也已到位。”青岛市市立医院副院长韩同钦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取得初步成效。

  作为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即墨市人民医院自2013年2月全面启动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全部药品实行零差率销售,截至2016年8月20日已进行8批10次价格调整。“医改政策及新医疗服务价格实施后,医院总收入及工作量等增益性指标持续升高;药占比及平均住院日等指标持续下降,预计2016年下半年医院药占比要降到35%以下。”即墨市人民医院财务科副主任张程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医院发展势头良好。

  “为进一步控制成本,我院成立了控制费用、耗材使用管理、药品使用管理等工作小组,将合理用药、医保指标、耗材使用纳入绩效考核范围,严格规范医疗服务收费行为,实施精细化管理。”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蒋光峰表示,通过一系列举措,既能改善医院收入支出模式,同时也能减轻患者负担。

  青岛市医改办提出,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对全市医改工作起到很好的正向促进作用。“三医”联动既确保了医院正常运行,又优化了医院医药收入结构。同时,将医疗服务中用到的普通耗材打包纳入医疗服务项目一并定价,不仅相当于医院大部分普通耗材实施了零差率,而且增强了医院成本控制意识,促使医院对耗材重新招标采购,进一步压缩耗材价格,降低了耗材费用占比。为控制医药费用增长幅度,减轻百姓就医负担,增强医改的获得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改革仍需积极稳妥 不断推进

  改革永远在路上,而且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事情。在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向纵深推进的过程中,仍有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待解。

  今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发布《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明确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到2020年基本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初步建立分类管理、动态调整、多方参与的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

  “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我们价格主管部门会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特别是强化医疗服务价格行为监管。”盛斌杰说。

  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的青岛市部分医院负责人表示,改革在向纵深推进过程中,要探索建立医疗服务价格形成和动态调整机制,有升有降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要防止“两头翘”,并与医保支付、医疗控费政策做好衔接。

  “建议国家层面研究出台相应措施控制药品费用不合理增长。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只是切断了明面上医院获利环节,但是由于药品价格自然增长等不可控因素,将会出现药品价格与医疗服务价格同时上涨,形成‘两头翘’现象,抵消了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的预期效果。”别清华指出。

  王涛强调,虽然本次医改短期内成效初显,但这是在医保支付方式和多部门严格管控下取得的。长期来看,定点医院逐利的基本情况没有改变,管理部门的控费措施和管理力度不能松懈,要防止出现医疗费不合理快速增长,导致改革失败。

  “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要统筹考虑中医发展。受中医疾病谱的限制,为避免不合理的收住院耗费大量卫生资源和医保资金,所以大部分的中医治疗发生在门诊。青岛市现行的医保政策并未将中医门诊诊疗费用纳入到医保,全部由病人承担,病人负担加重,反映比较强烈,很多病人选择了放弃治疗,这也导致医院门诊量下降明显。”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物价管理科主任张敏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单纯通过取消药品加成难以充分实现公立医院改革的目标任务,须加快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完善医院法人治理结构、改革医院管理体制、建立有效激励约束机制,充分调动广大医务人员积极性。”蒋光峰说。

打印 关闭